?

记 ◆ 忆

2021.2.26 第31期 作者:宋传杰

太阳城怎么代理

中午,与Wife弄了一锅炖菜正吃午饭,猛不丁地,Wife冒出一句,“原来费翔与叶倩文是初恋”,又跟上一句,“一九八七年春晚费翔唱《故乡的云》是送给外婆的”。我赶紧伸手摸摸夫人额头,问:你咋啦?她不紧不慢地说:好的作品,都是有厚重的内涵的;打动人心的作品,都是有厚重的背景的。

文艺圈的八卦距离我比较远。我赶紧网call谷哥问一下,谷哥说:是的,费翔与叶倩文确实是初恋,后来被费母叫停后,费翔一直未婚到如今呢。再问,一九八七春晚和《故乡的云》是咋回事?谷哥说,费母一九四十年代去了台湾,后来两岸分离,一直到一九八六年才带着费翔回到大陆寻亲与母亲见面。母女见面有点平淡,但外婆对这个混血外孙确实格外的亲。那年春晚,外婆和费翔都出现了春晚的现场,当然也上了荧屏。

这背景,可真够厚重的。

如果没有互联网,我得到哪儿去求证这些事的真假呢?费翔、费母的日记和家庭回忆录,我是既没有机会、更没有资格看到的。三十多年前央视春晚的资料带,更不是我等蚁族今日可及的。互联网知道的事情真多,而记忆的也真多,不仅仅有文字、还有视频、音频、图片,真是有视频、有图、有声音、有真相。

有记忆,真是很奇妙。

今年春节,我陪母亲过。80多岁了,除了一侧的眼睛视力和功能不太好之外,身体其他方面都无大碍,邻居们都说,老人身体好,是儿女的福分。但今年发现母亲有一个变化,就是记忆力下降了——刚刚给她说了一遍,一会儿,她又问,这东西怎么使用?但是,大凡是她过去熟悉的事,只要一问她,讲的头头是道。我心里想,这是不是所谓的「过去的事,忘不了;现在的事,记不住」?

晚上,躺在床上,想白天答应帮朋友办的一个事,想来想去,就是回忆不起来了;可是与这个朋友有关的过去的事,却在眼前晃动。马上一惊,我也「过去的事,忘不了;现在的事,记不住」了吗?仔细想一下,近年来这样的情形,还真不少呢。过去与陌生人会面,十位以内的,互相介绍一遍之后,姓、名是可以记在脑子里的,甚至是少数民族人名、外国人名,也没有问题的。但现在不行了,有时候三、四位新友,介绍之后一转眼,就想不起某位的姓氏了。现在,加微信好友,名字后边都得备注上好几个标签,免得看见名字想不起是谁、或者想找出此好友时却怎么也想不起TA的名字......

年轻时,听课听讲座听讲话,但凡是喜欢的话题,讲者讲了什么,几天之内,几乎全部在脑子里;早些年参加“两会”听报告,一出大会堂遇到记者提问,省长报告里那些数字,不能说倒背如流、但可以八九不离十,现在,呵呵,只能呵呵了;读书,尤其是读经典,早些年可以说过目不忘,但是,现在只能依靠录音或记笔记了。最近,多亏iFLYTEK出了个记事本,对我来说,真是恰逢其时地需要啊。

这是人的记忆,生理功能的记忆。当然,这不能包括「假装记不住」、假装「记忆力不好」,那些「记不住」不是生理功能,而是一种处世之道、为人之道、乃至为官之道的艺术,与「难得糊涂」的境界有的一拼,褒贬不能一概而论、则与情景有关了。

就诊者:“大夫,我的记忆力现在越来越差了。” 医生:“差到什么程度?请举个例子。” 就诊者:“我上了公共汽车,老是忘记买票;去饭店吃饭,也总是不付款就走。”医生:“那你先把医疗费付清了,我再替你看病。”

其实,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活动节奏的加速,各种「记忆」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过去,从毕业入职或招工招干入一个单位,绝大多数人一干就是一辈子,甚至连工作种类都没有变过,出人头地、步步升级的毕竟是少数。单位的负责人,变化也比较少,有时候10年、20年都是同一位领导。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个体的生理记忆就自然地聚集成了「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你入职时、是个好青年,到了中年、是个好员工,晚年、是个好同志,很多人对自己的上下前后左右的情况了若指掌,哪一年做了什么事,那件事起到了什么作用......都可以如数家珍似的;如果谁做了坏(孬)事,很多时候一辈子都很难翻身,因为在组织内由个体的记忆形成的群体(社会)记忆,力量太大了。那个时候,在鲜见人员流动的大背景中,「树挪死、人挪活」就从一个侧面道出了「组织的社会记忆」之强大作用力。

现在就很不一样了。

首先,是社会节奏快了、事情多了。想一下,今日头条、百度新浪的热搜,除了人为强制置顶之外,没有几个条目能长时间上热搜榜的。即使是我们感觉应该是热点的话题,得把热搜榜下拉好几页才能找到。但是,人类生理进化的速度并没有跟上社会节奏变快的节拍,在个体有限的记忆空间里,每件事所分配和占据的资源就相对减少了,在记忆里产生的印记就轻了很多,在大脑记忆空间中就更容易被刷新掉。有的首长曾经告诉我,一个月前的事,不提醒几个要素,TA都很难想起来。我能理解,日理万机,贵人就会多忘事。即使记忆力好,能触景生情想起一年前的事,那就真是优秀的好记性了、或者是特别重大的事情了。 只要没被互联网记忆住了,我想,自己忘记了也没啥关系吧。

早晨一睁眼,哇!窗外下雪了!马上就是元宵节,「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诗词中的景象来到现实了。庚子年的中秋节是云遮月吗?不知道,得问度娘或谷哥。是不是,没关系,但朋友圈已经被「Hi雪」的淹没了。昨天的热点是啥?早就无踪无影了。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大事多、话题多,Hi的主题频繁切换,真正需要关注的热点,绝大多数都被无意义的Hi淹没了。歌舞升平、岁月静好、全民娱乐是好还是孬?不明白、也没想清楚。

其次,是上下前后左右的个体更迭频繁了。随着各种新的理念的不断出现,干群队伍出现了非线性的变化,过去是典型的金字塔结构,现在呢,筒形结构和倒萝卜型结构居多、有的地方甚至是倒金字塔结构(比如:有些BizUnit里五、六个人,一位一把手、两位实职副手、两三位虚职副手,偶尔会有一个喽啰),体制、机制和制度也使得个体的纵横向流动都很频繁。无论是知道你的好、还是知道你的坏(孬)的人,都不会很长时间一直在你的上下前后左右,所以,无论你是好还是坏(孬),都不会产生影响效果很长的「组织(社会)记忆」(,当然,我是假设你的好或坏(孬)都还没达到被互联网记忆的程度)。人来人往、时间飘逸之后,谁还知道Who You Are、What & How Much You Did ?要想创造良好的「组织的群体记忆」,只有像毛爷爷谆谆教导的那样,「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前段时间,你干的很好。这段时间,换了新上司,你前段时间的「好」对TA来说,是没有意义的,时髦的话,就是被「翻篇了」。当然,如果前段时间你干的不太好,但这段时间干的很好,你前段时间的「差」也同样被「翻篇」了。对个体的时间坐标来说,就会被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断篇」。其实,这也不是新道理,「一朝君子一朝臣」嘛,只不过,过去「一朝」可能是10年、20年、甚至更长,而现在呢,「一朝」可能只有1年、2年、3年、最多也就是两个5年那么长。

社会进步的总体效果,利弊多少?人生岁月,谁没有个阴差阳错,早点从记忆中把那些上不了桌面的事刷新淘汰出去,无论对谁,都是幸事。当然,凡事必有两面性,也会有不小心把「如日中天者」拍死在沙滩上的情况。

曾经有同事或友人,正值年富力强时,身体出现了异常故障,愈后就不再、也不能像过去那么拼命工作了。偶尔坐在一起聊会天,就会感叹这世界变化快啊、感叹过去的拼命和荣耀及现在的失落、感叹功劳苦劳和醒悟太晚、感叹人间冷暖与时间关系这么大,我一般会应和道,「想开点吧,都是记忆惹的祸」啊!其实,我心里也替TA难过:群体记忆早刷新好几轮了,个体记忆还「过去的事,忘不了」停留在好早之前,能不苦恼?

前面,仅仅是以「个体的人」为关键要素看「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的效果和「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随时代进步而变革的现象。其实,「社会记忆」还有更多的、更重要的影响。

「社会记忆」对传播传递了动力。比如:有一句名言,「谬论讲一千遍就有可能成为了真理」,其中的「讲」强化了记忆的效果。

有时候,有些事情「本来不是这样的」、「是那样的」,但如果偏偏说它「是这样的」、「不是那样的」,说的人多了,慢慢地,群体或听的人群(特别是不知原委者)就以为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

所以说,有时候,为了不产生「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必须「守口如瓶」;而有的时候,要促「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回归原本,则需要大声讲出来,去产生「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 因为,有的情形,越不说,别人就越以为你理亏、你做了亏心事、讲不出口,就产生了与事实相悖的「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

「社会记忆」对个体的和群体的行为产生了影响。有一句名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放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是一句很贴心的戒言。

(2020年5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

(疫情初期特朗普口若悬河的答记者问摘要)

另有一个我亲历过的事。

当年刚刚开始探索干部「内退」时,HR设计内退人员的薪酬机制。当时,在岗时年薪刚刚达到100K(仅作为参考值、不是确切的具体数字,下同),就把内退的薪酬固定在80K上。看上去很合理,不用承担责任、工作时间也有了弹性,八折,无论是在岗的、还是内退的,绝大多数员工都还比较满意(不排除还有强烈事业心的不甘心职业生涯就此了结)。我那时候刚读过HRM的课程和书籍,其中就有薪酬设计。考虑到只用了2年时间,年薪就从60K涨到了100K,我对HR经理说,何不规定个比例为更好,或者说在职的年薪再涨、内退薪酬也同步按比例涨,在职的年薪降低、内退的也不再减少,这样可以给内退人员吃个定心丸。但HR经理一笑弃之,是TA不喜欢这个办法、还是更高决策者早有金口玉言的指示,原委我是不懂的。我所能知道的是,两三年后,HR经理也内退了,但此时在职人员的薪酬已经涨到了200K,后来每年都还涨一些......听说,包括原HR经理在内的内退员工,都多次通过不同的途径向高管层、向有关方面表达过对80K内退政策的强烈的不满和诉求。其实,大家都还记得,这些表达不满的员工,当初是满意的。但是,当涉及到自己切身利益时,自己的记忆就会挥之而去,而对其他人,也未必都是同情心使然、但也未必都不会想到未来的自己也许会是今天的他们,故组织的群体记忆也就飘忽的无踪无影了。

「组织的群体(社会)记忆」遇到互联网犹如如鱼得水、会产生强烈的乘数效应。因此,那些被互联网追逐的大咖、那些互联网大咖、那些名人名嘴名角、那些公众人物和公众机构,言行都时刻要保持与自己的价值体系和价值观相吻合,否则,一不小心被自己(的前后不一致)打脸事小,坏了自己的口碑事大。

呵呵,今天扯的有点远、有点发散,其实呢,「记忆」、「记忆」,不就是「记」+「忆」吗?

昨天有几位老友赶在正月十五前约聚了一下,其中三位喝了不少。今早上想发个信息问一下回家后有没有被夫人虐,结果,到第三个时,竟然想不起是谁了……

『过去的事,忘不了;现在的事,记不住』 —— 我是越活越回到记忆里了。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金融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码字、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

凤凰网山东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往期推荐

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怎么开户 申博怎么登入 网络电子游戏
申博电子游戏 菲律宾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博彩现金网搭建 易彩登录平台 益采娱乐是真的不 永利国际娱乐56元彩金
申博手机下载网址 申博免费开户 申博会员登陆 太阳城亚洲登入
申博真钱骰宝 太阳城开户 申博怎么登入不了 申博电子游戏登入
538XTD.COM 8WJS.COM 526SUN.COM 968tt.com 8WWS.COM
309SUN.COM MAQINSHI.COM MAQINSHI.COM XSB658.COM 675SUN.COM
277PT.COM 444xsb.com 787sunbet.com 1112978.COM 115sunbet.com
na138.com 698DC.COM 135PT.COM 585sj.com 451xx.com